作家專欄

莊元生

自由談

下一篇
上一篇

無常是常 / 莊元生

【明報文章】這天下午,我在梧桐河散步,一名女子慢跑到我面前,突然暈倒,額頭撞向路邊石壆,背後一同跑步的男子急忙將她扶起,但是女子全無知覺,如爛泥委地。男子急得歇斯底里大叫,我從未見過有人如此,心裏只是默念着人生無常,幸好過了幾分鐘,女子漸漸恢復知覺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