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楊不歡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不歡而談:同鬼講程序正義 / 文.楊不歡

【明報文章】自己一旦從事文化工作到了一定年頭,以寫字為生,身邊自然就會逐漸聚集一批朋友,可能都是類似背景,傳媒人、青年知識分子,或是搞文化藝術的,關注的社會議題也類似。久而久之,大家互相之間的對話似乎都會形成某種特殊場域,而我們自己也未曾意識到。幾個禮拜前,我與幾個朋友上深圳玩一個密室逃脫遊戲,一行人有媒體人、設計師,有關注社會和性別議題的。密室逃脫是近年新興的遊戲,參與者需要數人組隊,進入一系列封鎖的房間,通過在房中尋找線索,找到逃出所有房間的方式視為勝利。房間通常會有一個故事線,例如特工需要逃出被關禁閉的房間等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