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楊岳橋

法政隨筆

下一篇
上一篇

兩位先生,你們人在哪? / 楊岳橋

【明報文章】五四運動百周年,當時中國人熱烈向德先生和賽先生喊歡迎歡迎,陳寅恪在王國維紀念碑寫上「獨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」,一個世紀後卻變成了「聽黨話,跟黨走」。時間,原來不止能冲淡,還有扭曲的功效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