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鄭美姿

青豆集

上一篇

心沒有死 / 鄭美姿

【明報文章】還記得三月三十一號下午,我去了灣仔修頓球場參加反送中遊行。那日陰天落雨,甫到場已心感不妙,環顧當下,超過九成人都似「過六奔七」之輩,應是誓死抗共的核心戰士。慘了,如此具廣大影響力的條例修訂,走出來發聲的卻是少數中的極少數。看着馬路上一條瘦長的人龍,我覺得香港人睡死了,沒有覺醒的希望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