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黃國鉅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閒話雜緒:何不直白? / 文.黃國鉅

【明報文章】今屆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,《新聞小花的告白》的導演陳曙曦的感言,說出了我近年的心底話:「由現在起,我們應用更直接的方式,做任何題材的創作,說出想說的話,不用迂迴,直至有天我們只能用隱喻、暗示的方法為止。」的確,現實的壓力,令我們失去美學上迂迴的空間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