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姚聖

自由談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中國人的火氣 / 姚聖

【明報文章】當年從杭州返滬,凌晨五點離開住處,尚無公交車,唯有打的去火車站。很巧,樓下停一的士。近前一看,卻已坐有客。想在冷清的街上打到下一輛的士,怕要很久,便緊張起來:可別誤了火車。的士司機倒說話了,略謂先送彼客去某處,再往火車站可也,順路。於是欣然上車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