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馬家輝

欲望蜘蛛

下一篇
上一篇

革命者吃豆腐 / 馬家輝

【明報文章】站在被告欄內的中年人說「我不求情,我只陳情」,站在被告欄內的年輕人卻更進一步地說「我沒有什麼需要陳情」。而不管「求」也好、「陳」也罷,要說的大抵都是這麼一回事:肉在砧板上,要宰要割,由你吧,反正我面對的只是歷史而非現下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