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楊不歡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不歡而談:我從來不寫愛情 / 文.楊不歡

【明報文章】我有一個古怪的毛病,從小到大,無論是文學、影視,任何類型的藝術作品,我都欣賞不來愛情題材的。愛情題材的書,任你是名家巨著,張愛玲、張小嫻,一概提不起興趣;愛情主題的影視作品,哪怕它家喻戶曉,《流星花園》、《藍色生死戀》,我都給不了眼神。我並非瞧不起愛情題材,只是看到兩個人在一些極其細微的心思中猜測、誤會、糾纏,耗費掉許多生命的力量,都會讓我覺得替他們心累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