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鄧正健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玻璃大叔:中年邦迪亞 / 文.鄧正健

【明報文章】冰塊和小金魚是邦迪亞上校延續如黑土般的記憶裏頭的兩塊靈石。在《百年孤寂》的經典開場白中,邦迪亞上校把面臨死亡前的一刻,交給少年時期的某個靈光時刻,那時他的父親老邦迪亞帶他去看冰塊,一種在蒙昧的拉美大陸上無法製作的現代神物。小說以這個時刻開始敘述,但在千藤萬絲的百年家族史裏,這塊冰幾乎就再沒有出現過了——這恰恰是小說魔幻之所在:偉大的革命軍神邦迪亞上校在他面對行刑隊的那一刻,以冰塊和刑場作為他璀璨一生的開關引號。那是一種壯美的作派,剛陽、慷慨,但不失對命運生成的細膩觀照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