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黃念欣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夕拾朝花:猶唱《帝女花》 / 文.黃念欣

【明報文章】落花滿天蔽月光,時時在香港人的文化記憶裏流轉。這個年輕帝女與駙馬以身殉國的故事有何魅力?《香夭》一曲何以經常與香港重大歷史時刻碰面?前不久在香港文學文化沙龍聽得張敏慧老師講《帝女花》,並一眾嘉賓與師生的激盪交流,令我感恩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