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鄭培凱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文字江湖:宋人賞花 / 文.鄭培凱

【明報文章】早春時節,剛好在杭州,正趕上了十分熱鬧卻又尷尬的花開季候。有經歷了寒冬依然盛放的椿花,有逐漸飄零在料峭春風中的玉蘭花,有歡呼着春天來臨的迎春花,有爭奇鬥艷的吉野櫻與海棠花,還有搶在綠葉之前冒頭的桃花。在運河邊上,乍見與中國山茶花異種的日本「五瓣之椿」,搖曳在春風中,完全不管季節的遞換,像是在當季春裝美少女走秀之際,盛裝步過伸展台的艷麗少婦,穿著鮮艷金彩的和服,顧盼生姿,是很奇怪的感覺。尤其是夾雜在吉野櫻的燦爛花叢中,更讓人有一種詭異的疑惑,以為大和風姿已經融入了杭州運河的血脈。

相關字詞﹕雜花 蘇軾 牡丹 賞花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