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潘麗瓊

女人心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三萬呎高空的住家飯 / 潘麗瓊

【明報文章】當飛機艙門關上,攀升至九霄雲海外,我最雀躍的,就是飛機餐有什麼吃。尤其是長途機,這方寸之間就是我臨時的家了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