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馬家輝

欲望蜘蛛

下一篇
上一篇

何弢憶父親跳火坑 / 馬家輝

【明報文章】我談何弢父親何炳賢的政治往事,絕非「爆醜聞」,因為何弢先生早於廿年前已經公開撰文談過,歷史就是歷史,評說就是評說,根本不存在什麼醜聞不醜聞。再者,如昨所述,何炳賢處於時代的斷裂關口,為了時局,為了百姓,為了他心中的「士為知己者死」,終而作出跟日本人合作的政治抉擇,終而於戰後付出坐牢代價,是歷史的蒼涼悲歌,無所謂醜不醜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