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阿寬

極度大男人

下一篇
上一篇

誰在誰的夢裏 / 阿寬

【明報文章】他喝多了,先前一大堆無聊的說話,到這刻忽然又沉默起來。已經是多年朋友,她還是第一次見他這樣,知道他與女友吵了一架,也不怪他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