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韓孝述

教育心語

下一篇
上一篇

沒有尊重,何來改進? / 韓孝述

【明報文章】多年前還是副校長,參加某辦學團體的校長面試,校監事忙,面試遲了大半句鐘才開始,令應徵者尷尬的是,我們被安排在同一房間等候,有些人更是彼此相識。這是對個人私隱的漠視,我便不參加第二輪的面試。最近聽一位副校長說,他剛參加一個辦學團體的兩小時校長筆試,所有應徵者都集中在一個場地應試,其中兩人曾是他的同事,他感到難受,雖然筆試過關,也不去參加面試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