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鄭培凱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文字江湖:杭州運河賞櫻 / 文.鄭培凱

【明報文章】生活在香港,幾乎聽不到春天腳步的聲音,也感覺不到春天是否已經來臨,究竟是潛伏在高樓大廈的牆後,還是早已被熙攘的人群踩在腳底。總之,春的消息在香港,吝嗇如尖沙嘴的綠地,更卑蹇過於一般住戶臥室的面積,也許像海面的雨絲,偶爾隨風飄蕩在太平山頂,卻未曾拂灑過我的臉頰,也從來沒有激起我心湖的漣漪。往年冬天雖然談不上氣象報告所謂的「酷寒」,但至少有一兩個星期,冷颼颼的,可以讓羽絨服派上用場。或許今年暖冬暖得過了頭,烏溪沙的林木鬱鬱葱葱,不但沒有枯樹寒林的景象,甚至沒見到一片落葉,令我感到長夏如年,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季節認識,連記憶中的秋天蕭颯都模糊起來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