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馬家輝

欲望蜘蛛

下一篇
上一篇

那一年的旁聽生 / 馬家輝

【明報文章】大概五六年前我替本科生開了一門通識科目,早上九點鐘的課,每個星期三掙扎起牀,痛苦難堪,偶爾遲到,非常不好意思。準時的倒是一些學生,尤其是旁聽的學生,從中文大學來,從香港大學來,我的「人氣」,嘿,是不錯的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