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鄧正健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玻璃大叔:酸的教授 / 文.鄧正健

【明報文章】是老孫告訴我關於「酸的饅頭」這個說法。當時他是碩士班裏的學霸,博學、雄辯,經常壟斷班上的討論方向,我甚至聽說,有幾個我們看來是混飯吃的爛教授,私下不滿老孫老是在課上找麻煩,小題大做,影響進度。老孫當時就有些不忿,又有些不解,言談之間又有些沮喪。我旋即報以一記心照不宣,說老孫啊,蠢人爛人渾人,世上多的是,學院裏也不可免俗。老孫苦笑,用指關節輕敲手上那本傅柯一下,然後說了一聲「唉,我『酸的饅頭』了」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