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馬家輝

欲望蜘蛛

下一篇
上一篇

想太多了 / 馬家輝

【明報文章】猝逝的年輕泳手在澳洲成長,粵語不流利,講廣東話時「鬼鬼哋」,有著厚的「蘭桂坊氣味」。但真正令他——或所有「鬼鬼哋」的人——跟其他華裔男子不一樣的地方,其實跟口音無關,而是眼神。眼神足以泄露一個人的成長背景;眼神,就是銘刻在五官上的無言氣質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