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阿寬

極度大男人

下一篇
上一篇

在遠方的後路 / 阿寬

【明報文章】溫哥華東區有一間小屋,是我在香港前景最不明朗時買下的。買時只看過照片,是全新的房子。第二年剛好需要在那邊拍戲,地產經紀帶我去看過一次,當時租了給一家菲律賓人,男的在大學任教,屋打理得十分整潔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