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楊不歡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不歡而談:在家庭之外的媽媽 / 文.楊不歡

【明報文章】我問友人,要不要一起去看我媽媽的演出。好啊,什麼演出?好友問道。嗯?大媽舞。我壞笑答道。好友輕輕白了我一眼。她是做性別研究的,並不喜歡我用這類帶有歧視意味的詞彙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