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陳漢森

教育心語

下一篇
上一篇

再逼我我就去跳鹹水海 / 陳漢森

【明報文章】過去近十年,老伴不良於行多病痛,她朝夕侍候,像傭人又像護士。吃飯時,目光總是盯着老伴,助他進食,忘了自己仍未動筷。他行住坐臥,她都小心伴隨。唯獨大小便失禁時,她會大吵大鬧,罵得他灰頭土臉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