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日光

七齣好戲

下一篇
上一篇

暮景殘光 / 日光

【明報文章】老婦躺在牀上呻吟,丈夫走近檢查她的尿袋是否滿了?問她哪裏痛?老婦續呻吟,丈夫說:「無事的,無事的,我在此。」溫柔地撫摸、輕吻她的手。老婦呻吟,恍若有話要跟他說。丈夫跟她說了一個故事,她睡得酣,沒再呻吟,丈夫拿起枕頭,把她焗死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