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馬家輝

欲望蜘蛛

下一篇
上一篇

龍景昌的香港 / 馬家輝

【明報文章】當初聽說龍景昌離開網媒,自立門戶,重回紙本,心裡冒起「佩服」兩個字;而當把2018冬季號《就係香港》拿到手裡,腦海湧現的字由兩個變成三個:超佩服。更禁不住嘆氣道,厲害,厲害,佢老╳真厲害——習慣講粗口的人都明白,爆粗不一定代表憤怒。只是當情緒高漲到某個點,不用激烈的語言則無法泄其情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