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掌牛客

自由談

下一篇
上一篇

「空的醃缸」 / 掌牛客

【明報文章】這天探望耕菜園的老友,耕地遭改造倉地後,他仍不放棄種菜,租了另一塊荒田,他和太太一起開墾。他們知道我喜歡吃客家鹹菜,送我一斤用以烹豬腩肉,其味引人饞涎欲滴,但這種鹹菜可能不久沒人懂得醃製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