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謝子祺

不託飛馳

下一篇
上一篇

我的小人之心 / 謝子祺

【明報文章】又有市民報稱遇上投資騙案,報警求助,又找政黨召開記者招待會。這類牽涉刑事性質的案件,報警是對的,但我一直不明白政黨的作用是什麼,也不明白開記者會的用意是什麼。如果我沒有記錯,未審不應先判,政黨有權力和能力去調查嗎?他們怎麼知道「苦主」的一面之詞是對的?如果指控不實,那些「騙徒」的聲譽誰來負責?如果說針對金融監管的政策問題,那些記者會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