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樂婷

七齣好戲

下一篇
上一篇

幸運刮刮樂 / 樂婷

【明報文章】小時候隨外婆長大,鄉間吃過飯便無事可做,外婆就與我睡牀上,有一句沒一句地跟我談天,有時教我說媽媽,有時教我讀詩,談起鄰居的小狗,或說睡醒帶我買糖。長大後,因工作需要,常與人談天,大多數時間都享受,也因為從小訓練,與長者談天總是投契。對着老人嘛,拘謹如我也很放鬆,覺得只有他們包容幼稚的我,他們的風景永遠雲淡風輕。這月一連兩個周末到老人院做義工,與老人談天,坐在公園對牢太陽,看着他們的臉,每次都想不知要坐幾多個這樣的午後,才會長出跟他們一樣的深刻皺紋,有他們的恬淡自在。也益發覺得,老人和小孩其實也差不多,大多想人陪,一樣會因為寂寞而喊(也許因為快新年,特別想念家人),我說要送他們新年禮物,好多都話不如新年來探他。得說,他們就像測試幸運程度的刮刮樂,每個都披着銀白色的塗漆──人老了樣貌都變得相似,老人時裝又不多,臉上都只是寫着一個「老」字,外人不易從外表看出他們的個性和經歷。但刮去銀色的塗漆,試着和他們談天,會發現同樣是阿伯,這個阿伯原本以前混江湖,這個阿伯讀番書,才驚訝原來他們如此走來,慢慢變老。新年了,不經覺又是一年,做了廿幾年人,這年真正有年復年之感,真的,任我們誰都會老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