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馬家輝

欲望蜘蛛

下一篇
上一篇

亡者之書 / 馬家輝

【明報文章】一年匆匆過去,不可能是沒有感懷的,尤其這樣的一年,年年皆有亡逝悲哀的消息,今年卻似特別多特別密集,尤其在藝文領域,彷彿被鑿開了一個暗洞,捲起一道旋風,把情願的不情願的人都拉走颳走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