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紅眼/編輯.彭月

世紀

下一篇

世紀.周日短篇:何湘琪/複製品(上) / 文.紅眼/編輯.彭月

【明報文章】香港這麼多年唯一沒變的,就是尖東海旁的燈飾。每逢十二月,低端、拙劣的燈飾都會出現在那一片粉飾太平的牆上,寒酸的聖誕老人,多餘的星星月亮,稍作改動便可過渡一年,年年循環重用。儘管它看着荒腔走板,但望多了幾年,又不嫌老土醜怪了,還依稀有點童年回憶的味道。興許是這個緣故,風風雨雨,飄飄搖搖,聖誕節的氣氛走了樣,城市走了樣,海傍的燈飾還是保留下來,直到我們都不年輕。反正本身都這麼醜,樣子還走得了嗎?

相關字詞﹕虛構 紅眼小說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