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阿寬

極度大男人

下一篇
上一篇

聖誕的驚喜 / 阿寬

【明報文章】「我今晚訂了枱。」他還以為可以給她一個驚喜。一直以來她都埋怨他沒好好與她過一些浪漫的節日:「總是隨隨便便的度過,能不能有一次早點預備,讓我們有些浪漫的回憶?」他今年特意在她曾經說過喜歡的餐廳,訂了最貴的餐,最後一刻才告訴她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