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區家麟

2047夜

上一篇

自由的記憶 / 區家麟

【明報文章】談捷克故事,少不了「布拉格之春」。五十年前,開明的共產政權良心發現,履行本來憲法就許諾的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,放寬各種思想與生活的限制,實行所謂「人性化的社會主義」。沒多久,蘇聯大阿哥坦克開到,自由夢碎;知識分子無運行,堅持原則不肯低頭的,國家派你去掃街、洗碗,很多人去國流亡,或鬱鬱而終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