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鄭美姿

青豆集

上一篇

酒保的笑容 / 鄭美姿

【明報文章】好友失戀,我們輪流陪飲酒陪食煙,沉淪都是一種治療,還因此看見不少人間風景。河內道某酒吧,有很多「孤獨位」,借酒澆愁的人一半男一半女,還真是平等。菲裔酒保總是寡言,臉上有一種淡淡的笑容,很安分的,不會踰越。幾次之後,他似乎認得我,用詢問的眼神、配合着嘴形問:「Black beer?」

相關字詞﹕飲酒 吸煙 青豆集 鄭美姿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