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紅眼/編輯.彭月

世紀

下一篇

世紀.周日短篇:范曉白/卡西莫多與採耳師(下) / 文.紅眼/編輯.彭月

【明報文章】來到按摩店的時候,范曉白看見事頭婆正準備打烊。事頭婆認得他,白恤衫長褲戴着一頂扁帽子,斯文正經的客人並不惹人討厭。她懶洋洋地笑了一笑。你好久沒來了啊。范曉白把頭輕輕一點,許雅婷似乎不在。她剛好已經下班了,不過可能在附近吃消夜,我問問她在哪裏吧。麻煩你了。范曉白掏出香煙,在收銀枱旁邊的沙發坐下來。天氣驟然轉冷,脊骨痛得像是徹夜的拷問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