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潘曉彤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閒話雜碎:畢贛的長鏡頭 / 文.潘曉彤

【明報文章】「記不住的就變成了夢。」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裏有這樣的一句獨白。電影裏的房子總是陰暗潮濕,牆壁爬滿一條條不絕水流。「前段時間我回家時,我媽問我記不記得小時候住的是怎麼樣一個房子,是在一個洗澡堂的旁邊,房間特別潮濕,牆壁滲出水來,才意識到,原來小時候可能忘掉的那些記憶裏,居住的環境、回憶的氣氛和情緒,是跟我喜歡的那些電影是一樣的」,導演畢贛如是說。他喜歡的電影《潛行者》充滿着這種氛圍,而他沒有刻意記住的童年片段,也都紛紛如夢一樣浮現在《地球》裏,「可能每個創作者都會跟自己的童年對話」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