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黃戈

自由談

下一篇
上一篇

將盡未盡 / 黃戈

【明報文章】二○一八,轉眼又盡,對九十後來說(或者只有筆者),今年似乎有種說不清的感覺。二○一八年,代表第一代○○後,都已經十八歲了。作為上世紀末的世代,離「年輕」,好像愈來愈遠了。今年初流行的「佛系」一詞,其實最初是伴隨大陸那篇講九十後開始養生的潮文(或者廢文)而來的。如果不需「佛系」,又何必「佛系」?可以不「佛」,何必要「佛」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