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簡冬娜

七齣好戲

下一篇
上一篇

王妃效應 / 簡冬娜

【明報文章】聽說那是紐約歷來最寒冷的感恩節之一,之前一日下午抵達,四點多,天已全黑;攝氏零下的氣溫,身體暖和,但迎面而來的風像利刀,一下下的刺在臉上,有毁容之感,當下明白為什麽街上有些人打扮得像飛虎隊,戴了面堅尼,把臉完全蓋起來,只看到一雙眼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