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彭月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文藝雜碎:章詒和如是說 / 文.彭月

【明報文章】12月1日,章詒和在講座中說,這本書之後她要告別文學創作了,小說《伸出蘭花指》是「告別之作」。書封面繪的蘭花指圖,動作嫵媚,卻是男人的手。月初,章詒和來到香港出席今後怕是難見的新書宣傳活動。與戲曲有不解之緣的章詒和這次寫「男旦」。從民國到文化大革命的跨度,不僅是男旦袁秋華、戲班總請(章詒和將「總請」比為「導演」)方衍生及袁妻戴淑賢之間的時代悲劇,章詒和想用一個故事談戲曲的興衰,鋪陳舊時藝人的命運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