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阿寬

極度大男人

下一篇
上一篇

居酒屋的老闆娘 / 阿寬

【明報文章】多年前十二月的一個晚上,我在東京東新宿一條橫街的一間小小的居酒屋,留了一整晚,直到凌晨。我與一個朋友是這晚唯一的一桌客,因為這晚是這居酒屋營業的最後一夜。

相關字詞﹕日本 極度大男人 阿寬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