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白水/編輯.袁兆昌

世紀

下一篇

世紀.五無閒話:死者給生者的哲學謎題 與義守書社Erica談生問死 / 文.白水/編輯.袁兆昌

【明報文章】哲學家伊壁鳩魯曾說過,死亡未到的時候,我們沒有受到傷害,沒有什麼值得害怕;死亡來到的時候,我們已經不存在了,亦不會受傷,所以面對死亡我們理應無所畏懼。這樣說來,死亡似乎沒有什麼好值得思考,但專門以生死為題的義守書社負責人Erica卻認為死亡是個大哉問。她專挑與生死有關的書籍陳列,更動不動「講死」。這得由她最初被死亡作為哲學問題所吸引的故事說起,或許我們可以從她的經歷發現,原來哲學問題並不是離我們很遠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