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陳喜艾

七齣好戲

下一篇
上一篇

Billy / 陳喜艾

【明報文章】自八月初盧凱彤猝逝震撼不少香港人之後,死訊接踵而來。因為看過高錕的自傳,印象格外深,知道他離世時也不是一時間能接受。那時當然沒想到,這種詫異一浪接一浪,十月尾是創立《明報》的查良鏞,隔天是一生跌宕起伏的藍潔瑛。還有鄒文懷、鍾士元,每隔十來天,fb就被洗版一次。而上星期傳來的,我久久鼓不起勇氣按入新聞連結看細節——貝澳黃牛Billy死亡,腸胃內塞滿膠袋,膠袋足以裝滿兩個垃圾桶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