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馬家輝

欲望蜘蛛

下一篇
上一篇

甲方乙方 / 馬家輝

【明報文章】補選之後,嚴格來說應該是每回選舉之後——這回當然更為嚴重 ——我都忍不住充滿了強烈的不解挫敗,心裡有個近於幼稚的問號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