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馬家輝

欲望蜘蛛

下一篇
上一篇

探戈不停步 / 馬家輝

【明報文章】從臉書上讀見貝托魯奇之喪,眼前立即迷濛。當然不是滴淚,不至於這麼濫情。為的只是電影,一對眼睛變成一張銀幕,看過的,未能忘,貝托魯奇電影裡的善男子善女子,老的少的,莊嚴的,輕浮的,俊俏的,艷麗的,在視網膜上如魂魄般飄浮。演員和明星跟導演一樣,會老會逝,卻亦跟導演一樣,因為有了電影,都在認真的觀眾的腦海裡活著,直到觀眾亦已不在人世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