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黃念欣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夕拾朝花:西西里的美麗傳說,之破滅 / 文.黃念欣

【明報文章】都說美人遲暮最不堪看,但見到D&G兩位老人家穿著灰巴巴的黑T裇,在紅底金花紋的背景中,荒腔走板地說出那句「dui-bu-qi」,我知道,兩個男人、一個品牌、一個時代的遲暮以至衰竭,可以更加慘不忍睹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