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余麗文/編輯.袁兆昌

世紀

下一篇

世紀.星期三專題:人文教育怎麼辦:專訪公大校長黃玉山 實踐文化與創意科技接軌 / 文.余麗文/編輯.袁兆昌

【明報文章】為什麼要煞有介事談人文教育?在香港從事有關人文學科的研究及教學多年,算不上最了解不同學系同事的苦况及掙扎,卻確實地看到及感受到人文學科的發展正處於極為困急之時。也許是經歷了1990年代學術界的眾聲喧嘩,尤其早年大學學者教研並重,既具備國際視野,又能回應在地,同時帶着接軌世界的優雅;而感到近年的大氣候的問題處處。當下的學術研究路徑,往往因着追求出版數量及學術排名而變得狹窄,大學教授把傳授知識放到次要(或最不重要)的位置,只一面埋頭出版。當學術出版必然地必須與英語語系所關注的議題接軌時,單純的地域研究變得無路可走,最直接的影響便是本土研究的慢慢退場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