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朱啟章

自由談

下一篇
上一篇

點解咁低分? / 朱啟章

【明報文章】下課鐘聲響了,我準備離開中二某班課室,一個同學衝出來,問:「為什麼我篇作文咁低分?」我看一看他的作文,五百餘字,字體一般,隨口說:「寫得不算太突出。」他不忿,說:「這是描寫文,當然沒有記敘。」我想說,一切景語皆情語,怕他不明白,便說:「也要抒情。」他說:「我末段有抒情。」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