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阿寬

極度大男人

下一篇
上一篇

她近來很易哭 / 阿寬

【明報文章】「我最近很容易哭。」她坐在他身旁,認真地告訴他。「是嗎?」他目不轉睛盯着電視機中遊戲畫面,手指近乎條件反射般在手掣上顫動:「妳知道電競會列入亞運項目嗎?噢,可惡!」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