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黃念欣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夕拾朝花:複製人,汝夢夢電子羊否? / 文.黃念欣

【明報文章】崑南名作《旗向》的最後一句:「敬啟者 閣下夢夢中國否/汝之肌革黃乎 眼瞳黑乎」,多年來仍然使我很感動。把新詩寫到《楚辭》一樣披蘿帶荔、有感為騷的,《旗向》是少數經典。奇怪是詩中1960年代的「中國情結」,今天讀來一點不過時,仍是滿紙狂狷,而且不失一脈深情。當中關鍵,我覺得是「夢」,或者說,追問自己的夢有什麼,往往教人熱淚盈眶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