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鄭培凱

世紀

下一篇
上一篇

世紀.文字江湖:雅集文化 / 文.鄭培凱

【明報文章】張兄在廈門建了一間別墅,命名「吾廬」,本為謙稱,只是富而有禮,不欲張揚,沒想到卻撞上了最低調的陶淵明。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,寫《讀山海經》詩十三首,一開頭就說:「孟夏草木長,繞屋樹扶疏。眾鳥欣有托,吾亦愛吾廬。」魯迅也寫過「躲進小樓成一統,管它冬夏與春秋」,雖然滿腹牢騷,不那麼瀟灑,但用意卻很清楚,就是躲開世上紅塵的污染,回歸到自己的天地,在屬於自己的屋簷下,俯仰嘯傲,不受人管。表面上是隱逸,是逃避先憂後樂的責任與承擔,事實上卻潛心文學與藝術,飲酒賦詩,寫字畫畫,自娛娛人,還經常推己及人,把獨樂樂的雅興,發揮到「眾樂樂」的境界。張兄整頓好了別墅,邀請一眾好友雅集,要我說說歷史上的雅集,算是助興節目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