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文.王榮文/編輯.彭月

世紀

下一篇

世紀.六合文藝:最難忘情是金庸 / 文.王榮文/編輯.彭月

【明報文章】我有幸在人生的旅途中偶遇金庸,論交39年。從讀小說的崇拜者,成為他的出版伙伴,進而變成家庭朋友。我一生備受他信賴、禮遇和教導,他對我恩重如山亦師亦友。可以這麼說:沒有金庸,王榮文的生命生活不會如此豐富;沒有金庸,遠流的出版事業、華山的文創經營也不會如此精彩!

上 / 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