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

陶囍

錦上路

下一篇
上一篇

終身 / 陶囍

【明報文章】劉小麗不能參選,今時今日或許已屬意料之內,一旦成真,還是令人不平和無奈。現在每次聽到「信納」兩個字時,竟然有作嘔的感覺——誰有能耐對其他人言行既信且納?十年前風行一時的電視劇對白,真人演繹,「我對眼就係證據」,劇中人爭的是家產或寵幸,換到現實場景,講的是公平公開的選舉。選舉主任一錘可以定音,選民手上一票瞬間貶值,我們是否信納無關痛癢,他們說的才是。

上 / 下一篇新聞